安倍晋三夫人的华人“男闺蜜”:人称小梅兰芳06年陪同秘密访华

发布时间:2022-08-31 04:12:20   浏览次数:3次   作者:超级管理员

  安倍晋三夫人的华人“男闺蜜”:人称小梅兰芳06年陪同秘密访华2006年5月30日,北京雍和宫出现了一批外来游客,领头的那名女性说着日语,而旁边的男性则热情地讲解着,似乎格外熟络。

  虽然抗战胜利后,不时有日本人到我国进行交流学习等等,但随行众多保镖的阵仗,还是头一次见,这不得不让路过的人驻足张望,疑惑这些人的来历。

  其实,当时的人们并不知道,那位说日语的女性叫安倍昭惠,是即将竞选日本首相之位的安倍晋三的妻子,而那位热情的男性,则是我国著名京剧艺术表演家——吴汝俊。

  一位是日本首相之妻,一位是中国戏曲家。他们算得上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,为何会同时出现在北京?又为何表现得如此亲密呢?

  中国戏曲的形成,*早可以追溯到秦汉时期。经过长期的改进以及变化,逐渐发展成如今的“百家争鸣”的局面,分为多个剧种。

  不过,万变不离其宗,无论哪种剧种,都有四大行当,分别是“生、旦、净、丑”。

  要知道:“三百六十行,行行都艰难。”尤其是中国戏曲,要想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,需要非常纯正的童子功。

  因此,中国戏曲界的名角儿们,大多是戏曲世家,或者从小在戏班子里长大。而吴汝俊的亲生父母可谓是戏曲界数一数二的大拿。

  吴父吴乐常是小有名气的京胡演奏家,而且作曲天赋极高。吴母吴凤楼则是著名的京剧老生演员,活跃在京剧的舞台上,经常赢得台下观众的喝彩。

  1963年,吴汝俊出生了,吴家父母为新生命的到来而感到高兴的同时,也有了些许担忧。因为他们当时的事业正处于上升期。

  就在一边工作,一边照顾孩子的艰难境地中,吴家父母顺利升职,由南京转到北京的中国戏剧院工作,全家也由此搬到了北京生活。

  吴家父母的工作稳定下来后,都想着让儿子吴汝俊继承自己的衣钵。可惜一心不能二用,他们只能教一样给吴汝俊。

  “男孩子当然要学京胡了,而且子承父业,*好不过。”吴父吴乐常眯着眼睛,振振有词。

  然而,吴母吴凤楼却不乐意,她反驳道:“在台上唱戏才是真本事,等孩子成了角,才能永远被人铭记。”

  吴家父母互相驳斥,各说各有理。但*终还是听了当家主人吴乐常的想法,让吴汝俊学习京胡演奏。

  母亲吴凤楼心思缜密,很快便察觉到儿子的真实想法。但她没有剥夺吴汝俊学习京胡的权利,而是抽出来其他时间,专门教习儿子学关于戏曲的知识。

  1978年,15岁的吴汝俊凭借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国戏剧学院,但在选择专业时,却犯了难,不确定自己到底选择学京胡还是戏曲表演。

  就在这时,吴父吴乐常给吴汝俊做了决定:选京胡。因为在他看来,儿子学习京胡的时间要远远超过戏曲,自然也能在大学期间,把京胡演奏更上一层楼。

  吴汝俊心里虽然向往戏曲,但更希望做有把握的事情,另外,他总觉得男生唱旦角的话,总要捏着嗓子唱戏。对于大老爷们而言,未免有些不体面。

  1984年,他大学毕业之际,二胡演奏已经拥有很高的造诣,还跟很多名家们合作,成为了中国京剧院的琴师,成功接过了父亲的衣钵。

  原来,他在大学期间,不仅仅专门学习和演奏二胡,还经常串课,偶尔也会到戏曲班帮忙。

  在一次年级汇报演出的时候,一名戏剧专业的学生扮演的是《贵妃醉酒》中的旦角,在唱到那句“玉石桥”时的高音没有上来了,一下子破了嗓子。

  吴汝俊自小跟在母亲后面牙牙学语,像《贵妃醉酒》的旦角唱法也是熟记于心,他自顾自地开喉,把“玉石桥”的片段完美演绎了出来。

  本来是“卖弄”下才情,表现自己的优秀,但吴汝俊没想到技惊四座,老师们更是拍桌而起,大喊道:“活灵活现,这简直就是小梅兰芳啊!”

  他深知梅兰芳前辈的优秀,谦虚的他不敢与其相比,但先前,默不作声的京剧院长开口说:“你要是跟梅大师生活在同一时期,定一较高下。”

  在众多老师的“怂恿”下,吴汝俊尝试着接触旦角。像《二进宫》、《四郎探母》等旦角戏,他都能熟练地演绎出来,赢得台下师生的满堂彩。

  “你已经是中戏院聘请的琴师,正是好好发展事业的时候,怎么又要另辟新径?更何况,男旦的发展极为局限性,而且不受观众喜爱,以后你该怎么办啊?”

  此时的吴汝俊已然有了想法,他不想放弃自己的兴趣,向父亲表示,自己定能兼顾二胡演奏与旦角表演,保证互相不影响。

  有了父母支持的吴汝俊如虎添翼,将全部精力投入到二胡与旦角上。他在进入中国戏剧院后,在完成本分工作的同时,也会扮上相儿,登台演出。

  另外,吴汝俊经过调查研究后,终于搞清楚了男旦几乎绝迹的原因,一方面是难度大,无人敢轻易涉足,另一方面是男旦受众人数太少,而这也是演员本身的问题。

  要知道,旦角就是女性角色,对演员的要求是身形声音都要符合。而有些男旦为了贴合角色,只好采用假嗓演唱,但往往把握不了尺度,显得装腔作势,无法展现出旦角的魅力。

  因此,吴汝俊考虑到男生在旦角方面的局限性,决定对传统旦角的唱法进行改良,形成贴合实际的新唱法。而且,他还认为,只要自己铭记初心,就能始终保持清澈亮丽的音色,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吴汝俊的唱功得到了一致好评。他表演的《春秋配》、《四郎探母》、《玉堂春》等传统剧目,几乎场场爆满,有些观众抢不到票后,无奈感慨:“一掷千金也罢,只要能远远看上一眼吴老师的戏台唱腔。”

  1996年,吴汝俊的戏剧专辑大卖,在京剧圈儿彻底出了名。但他没有忘记老本行——京胡演奏,相继创立了京胡轻音乐演唱法与交响曲合奏法,是业界公认的“京胡天才”。

  1987年,一向顺风顺水的吴汝俊在感情上栽了坑,和初恋相识相恋一年半后,因为种种原因而分手。他陷入了很长时间的低谷状态。

  一次,剧团导演通知吴汝俊到昆明表演,他本想拒绝,但转念一想:正好离开北京这个伤心地,去外面散散心也好。

  然而,令吴汝俊想不到的是,这次的出差,竟然会让自己的命运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。

  在昆明表演休息的时间,吴汝俊到酒店的饭厅吃饭,与一名娇小秀丽的女孩子目光相撞。就在即将擦出点火花的时候,他却突然被同事给叫走了。

  吴汝俊本以为自己与那名一见钟情的女孩缘尽于此,没想到在舞台上表演上的时候又遇上了。而那名女孩似乎有心灵感应一般,微微地朝他笑了下。

  世界上多的是充满缘分的事情,而吴汝俊的第二段恋爱也因为巧合开始。他和那名女孩经常在饭厅遇到,简单介绍后,得知女孩来自日本,叫陶山昭子,是专程过来旅游的。

  爱情不分国度,青涩的男女互表心意,慢慢走到了一起。还在一年后办理了结婚证,成为了真正的夫妻,定居在中国。

  一边是工作,一边是家庭。当吴汝俊再次面临两难抉择时,做出了更为成熟的决定,他说:“旅居日本不是艺术家的追求,但我对妻子的爱,可以超越一切。”

  就这样,吴汝俊跟随陶山昭子去到了日本。但重新开始的生活,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容易。

 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吴汝俊为不能唱戏而感到痛苦不已,偶尔哼上几句戏词,也会为没有优秀的戏搭子而悲伤。

  妻子陶山昭子很早就喜欢上戏剧,尤其喜爱梅兰芳,还在日本看过梅葆玖的演出。她清楚吴汝俊对戏剧的热爱和追求,鼓励道:“不止中国人喜欢看京剧表演,日本人也同样热爱,你这么优秀,一定能中日京剧文化交流做出贡献。”

  这句话点醒了迷雾中的吴汝俊,他争取到日本九州国立大学的讲师名额,并开展中国戏曲音乐与表演的专项讲座,得到了很多日本人的支持。

  另外,吴汝俊把日本歌舞伎的现代特点与中国戏曲相结合,在借用电视及电影的表现手法,立志将传统戏曲推向全世界。

  在日本生活的十年间,他靠着脚踏实地的努力,声名鹊起,深受日本名流的喜欢,其中就有安倍晋三夫妇。

  1996年,吴汝俊在日本九州汤布院举办京胡独奏音乐会,吸引了大量观众。而安倍晋三夫妇正好在当地举办晚会,也循声过去观看。

  演奏结束后,安倍晋三夫妇沉浸在古典音乐的氛围中无法自拔,尤其是安倍昭惠,她对中国文化拥有极大的兴趣,自然不会放弃深入了解的机会。

  在得知他是中国人的身份时,安倍昭惠与安倍晋三更是表现出非常高的热情,亲切地说:“希望我们能成为很好的朋友。”

  每次吴汝俊演出或者开展讲座时,安倍昭惠总是**个出现在现场,从未缺席过。两人也因为交往甚密,被外人戏称为“闺蜜”。

  当时,中日关系仍旧十分严峻,这不利于我国的“和平外交”的发展策略的实施。而安倍晋三作为安倍家族*有能力问鼎日本首相宝座的候选人,当然也想处理好邻国家的关系。

  在吴汝俊看来,中日关系的缓和只差一层窗户纸,只要有人出面捅破,双方定能走上缓和关系的道路。

  2006年4月,时任日本首相的小泉纯一郎访问他国,这给了吴汝俊开口的机会。

  “大姐,安倍竞选首相迫在眉睫,你们应该访问中国,营造‘中日友好**人’的形象,好好交流对华政策,促进两国发展,也能给日本民众留下好印象。”

  安倍昭惠赞许地点头,将想法告诉了安倍晋三。他们决定,先让安倍昭惠秘访中国,缓和关系,然后再一同访问。

  计划顺利实施,在安倍昭惠抵华后,吴汝俊则陪伴在侧,走遍了中国的旅游胜地,浓浓的中国文化给安倍昭惠留下了很深的印象,让她更加确定中日友好来往的外交政策。

  2006年10月8日,安倍晋三的“闪电访华”,正式开启了中日关系的“破冰”之旅。

  不过,吴汝俊在中日交往中的关键作用不可轻视,他在之后,也靠着戏曲在日本的发展,进行友好的两国文化交流。

  如今,吴汝俊依旧居住在日本,在潜心研修戏曲造诣的同时,也在国家交好的道路上砥砺前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