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倍晋三的妻子:开酒馆哈韩不时给老公添点堵……

发布时间:2022-10-08 05:53:13   浏览次数:1次   作者:超级管理员

  安倍晋三的妻子:开酒馆哈韩不时给老公添点堵……他不仅背着这个锅负重前行,还得管着他那动不动抽风的媳妇和时不时犯病的肠子,撇开政治,这个人的一生实属不易。

  安倍的媳妇叫昭惠,是“森永制果”的千金,日本的“司奶官”。在当地那是赫赫有名,地位类似手机界的三星。

  她从小就念私立幼儿园“圣心女子学院”,没什么机会接触帅哥,再加上家里管得严,导致她落下了追星哈韩的顽疾,直到安倍晋三执政才不偏不歪的爆发了。

  昭惠读书一般,学历放在现在也就是比大专强点,毕业后去了知名广告公司电通安吉斯,成为一名广告打工人,过着普通白领的上下班日子。

  虽说地主女儿不愁嫁,但是昭惠有一颗凡人心,还是欣然接受了上司给安排的相亲局,认识了大自己近十岁的安倍大叔。

  安倍笑眯眯的,很亲切,对昭惠很关切,再加上自己老爸也是权场的,官商联姻本来就是标配,一拍即合在1987年结婚,那年安倍33岁,昭惠25岁。

  婚后第六年,安倍稳健的步伐迈上了政治舞台,成为日本众议员。成为议员后的安倍,虽然不在媒体的聚焦下,发型却一丝不苟,总是风度翩翩。

  2002年,安倍获得人生**座跟时尚相关的奖杯——*佳着装奖,背后的操刀人就是安倍昭惠,领奖时他正了正领带说:

  那时,大家还不知道安倍的妻子就是这个DJ,而他们夫妻俩也还算是相濡以沫的。

  昭惠在接受《文艺春秋》杂志采访时透露,她和安倍一直没能要上孩子,也尝试过辅助生育治疗,但老天并不打算答应她的这个请求。

  没能成为母亲的昭惠也并不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,在安倍为政治生涯奋斗时,昭惠在“我行我素”的道路上放飞了自我。

  2006年,安倍从小泉的手中接过了首相交接,开始了战后*长任期总统的进程。举国民生落到自己身上,安倍压力倍增,开始成宿成宿的睡不着觉。

  代替丈夫接待小泉时,安倍昭惠抓住机会打探了一下小泉的单身汉生活———“你线年吗?”

  安倍得知后惶惶不安,但小泉大方回应:“以前是的,卸任后就不一定了”,事情才算过去。

  前任日本首相就是光棍一个,现在民众盼来了昭惠,本以为改天换日,气象大新。

  没想到昭惠只想当个开心的百姓。安倍的安保工作十分缜密,但一同出行的昭惠,却把自己坐在防弹汽车内的丈夫,拍了下来发到网上,供大家猎奇。让首相官邸大为惊讶,冷汗涔涔。

  不仅如此,昭惠在履行**夫人职责时,也是能推则推,要不然就是挑自己喜欢的玩。

  比如穿着传统庄稼汉的衣服参加走秀;为同性恋者摇旗呐喊,与红衣老汉一起参加花车游行,参加外交活动时不跟特朗普说话。

  而卧榻一侧的安倍,在为新法案四处奔走,每天都在超负荷工作,终于积劳成疾,诊断出溃疡性大肠炎,当时这个病无药可治,因此安倍**次首相只当了一年便辞职了。

  本来日本的首相就是“走马观花”似的,常换常新,民众除了抱怨两句也没在意。那段时间昭惠在家不敢出门,因为外面都是别人议论丈夫不是的声音。

  虽然两人不同频,但是看着安倍在极度疲乏中日渐枯黄她也有点伤心,于是就利用自己的影响力,在绿色农业方面当起了代言人。

  到访的客人,大多都是与安倍意见相左的政客,还有反核电群体,大家三杯下肚众人就开始表演骂安倍的节目。

  婆婆曾劝说她关掉居酒屋,好好照顾公务缠身的安倍,但昭惠执意不让步,为此婆媳还闹得很不愉快。

  对着安倍的任期延长,昭惠和他的分歧也越来越多。2013年夏天开始,就有媒体有板有眼讲述两人在访问欧洲和俄罗斯期间,在客房里发生激烈争吵。

  想来想去,她觉得政客死板又不近人情,自己顶着这么高的帽子,干的还是服务大家的事情,就对着韩剧唱起了美好颂歌。

  如果能化身韩剧女主角,她一定不会放过演《冬日恋歌》的机会。有一次主演裴勇俊访问东京时,安倍昭惠苦苦央求丈夫为她预订了裴勇俊住的同一家饭店,以便她能够亲眼见到裴勇俊本人。

  安倍夫妇曾与该剧另一名主演朴龙河一同打高尔夫球并合影,可是当这张合影被装裱后挂到家中壁炉上时,安倍的脸已被剪掉,只留下安倍昭惠和朴龙河。

  2014年,昭惠将自己的荧幕初秀贡献给了没有欧巴的长篇纪录电影《宫吉岛铁人三项赛》。

  也许是命运和现实渐行渐远,昭惠的少女心总是得不到声张,她不打算为此再失掉自由表达的权利。

  安倍提出要增收消费税,缓解当下的压力。昭惠又持相反的态度,觉得他这么做并不解决问题,却是舍本逐末。

  2015年,昭惠被拍到和朋友在青山酒吧蹦迪嗨歌,还兴奋地邀请了偶像,53岁的日本摇滚歌手布袋寅泰到现场,举止非常主动亲昵,还将头靠在布袋肩膀,亲吻了布袋的脖颈。

  这一年,昭惠大概因为小学生的爱国情怀大发感动,爆发了“森友学园”事件,成了安倍政治生涯的一笔洗不清的污点。

  起因是森友学园被媒体曝出以1亿日元的价格获得估价近10亿日元的国有土地,昭惠恰好是这家学校的名誉校长。

  东窗事发后,森友学园的理事长笼池泰典站出来揭发昭惠,说她曾向学校捐款100万日元,指其花钱买头衔,各界因此质疑政府因安倍夫妇的缘故为森友学园买地办学开“绿灯”。

  日本疫情爆发之后,安倍曾经连续工作超过140天,日本《Flash周刊》也引述政府内部人士的消息称,安倍曾在办公室“吐血”。

  安倍实在支撑不住了,他说过政治家的身体是不可以脆弱的,但再牛的人,也不过就是一副肚肠。

  2020年,疫情*猖獗的时候,安倍向公众发表了辞职宣言,他说这是个极度痛苦的决定。但辞职后的他比之前胖了些,身体明显也健朗了。

  轻松的日子没过几天,没曾想,在2022年的今天,在一个并不十分隆重的场合,倒在了一把自制霰弹枪口下。

  政治我也不懂,不妄加评论,只想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,昭惠高调在社交媒体平台发布安倍的行踪并没有招来杀身之祸,昭惠跟他若即若离雾里看花的婚姻也没解体,昭惠当年极力反对的核电设施如今却出了纰漏。

  有人觉得昭惠给日本丢了脸,有人觉得昭惠亲民可爱,我觉得她更像个活得真实的普通女人,心胸里放不下江山,眼里只有日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