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立独行的**夫人成了安倍晋三的软肋

发布时间:2022-10-14 16:42:26   浏览次数:1次   作者:超级管理员

  特立独行的**夫人成了安倍晋三的软肋▲2006年10月,昭惠陪同丈夫访问北京,专机在北京降落时,日本媒体惊讶地发现,首相夫妇是牵着手走下舷梯的,这不但打破了日本女人必须走在丈夫后面的传统禁忌,而且首相夫妇敢于在公众面前表达爱意,这还是日本历史

  ▲2006年10月,昭惠陪同丈夫访问北京,专机在北京降落时,日本媒体惊讶地发现,首相夫妇是牵着手走下舷梯的,这不但打破了日本女人必须走在丈夫后面的传统禁忌,而且首相夫妇敢于在公众面前表达爱意,这还是日本历史上的**遭。

  安倍昭惠这位出身名门、多年来以特立独行著称的日本**夫人,一度广受日本民众欢迎,如今却成了“傻”和“没脑子”的代名词。

  为了和民众拉近距离,昭惠有一个屡试不爽的法宝,那就是不定期地向外界透露一些她与首相私人生活中的一些小“秘密”。例如,安倍在家自己熨裤子。

  洋子又对昭惠没能为显赫的安倍家族诞下继承人啧有烦言,加上昭惠开办居酒屋、和三教九流混在一起,洋子的不满更是溢于言表。而身为后辈的昭惠也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,直接将家庭矛盾公开化。

  自2012年底第二次担任首相以来,安倍晋三一直气势如虹,支持率居高不下,目前已经成为日本战后任职时间第三长的首相。2017年3月,自民党将党章中的总裁任期从“*多2届6年”延长至“*多3届9年”,这是为安倍量身定做的条款,当年10月安倍率领自民党在大选中取得大胜,这意味着若安倍在2018年自民党总裁选举中连任,就有望执政至2021年9月,届时将成为日本战后执政时间*长的首相。伴随着权力基础的稳固,修改和平宪法、留下决定性的政治遗产,必将成为安倍的当务之急。

  然而,近期森友学园丑闻的重新发酵,让这一前景突然变得不确定起来,朝野内外的围攻和支持率的暴跌,已经严重危及安倍连任的可能性。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,竟然是安倍晋三的夫人安倍昭惠。这位出身名门、多年来以特立独行著称的日本**夫人,一度广受日本民众欢迎,如今却成了“傻”和“没脑子”的代名词,不但遭到了婆婆的嫌弃,日本社会也出现了鼓励安倍休妻自保的声音。舆论的转向,*根本的原因是安倍昭惠在森友学园问题上的不当言行。

  森友学园是一所位于大阪的右翼学校。2017年2月9日,《朝日新闻》爆料称,森友学园几年前在大阪府丰中市为建设新校向政府买地,政府以该地块需要进行垃圾处理为理由做了大幅减免,*后以微不足道的1.34亿日元成交。而此前大阪音乐学院曾经以7亿日元的高价向政府购买这块地,却以“价格太低”为由遭到了拒绝。

  不仅如此,如此便宜的价格森友学园还希望分10年付款,理由是办学需要大笔经费,这些不合理要求日本财务省都一一答应了。森友学园后来在这块廉价得来的土地上建设了一所小学,叫做“瑞穗之国纪念小学”,并且请现任首相安倍晋三的妻子安倍昭惠来当名誉校长。

  2017年3月23日,森友学园理事长笼池泰典被召到国会作证,他的证词透露了3个重要信息:安倍昭惠2015年9月5日到笼池经营的幼儿园演讲后,斥退随行人员,私下交给他一个装有100万日元的信封,并要求他保密;安倍昭惠近期给笼池妻子发来了短信:“请您理解我丈夫被牵扯到很严重的事情中”,“希望你们的做法不要让别人怀疑我与此事有关,或者是背后有什么黑幕”。

  日本媒体称之为“封口短信”;笼池曾就小学置地一事给安倍昭惠打过电话,随后安倍昭惠秘书与自己取得联系,并向财务省国有财产审理室长打听,显示安倍昭惠多多少少帮笼池跟财务省通过气儿。

  然而,安倍夫妇断然否认了上述事实,安倍晋三在国会赌咒发誓说,自己和妻子与该小学低价购买土地一事无关,如果有关系,会辞去首相和国会议员的职位。

  此事给人感觉内幕重重,安倍“完全无辜”的辩解也很难让民众信服,但要证明这其中有利益输送,就必须有实打实的证据。而除了笼池的证词,反对党一直拿不出完整的证据链,所以一直无法坐实相关指控。到了2017年7月底,笼池因为违规领取中央政府补助金而被捕,事情就渐渐被搁置和淡忘了。

  2018年3月2日,《朝日新闻》旧事重提,爆料称日本财务省关于森友学园土地买卖的原始文件,部分记录被篡改或删除,被篡改的文件多达14份,删除部分就包括安倍昭惠以及多名政治家的名字。

  10天后,财务省承认了篡改的事实,国税厅长官佐川宣寿辞职,经办此事的一位财务局男职员在家中自杀身亡,临终前留下记录称,文件是在上级的指示下“被要求改写”的。

  在日本,由于政府更迭频繁,大臣走马灯般地换,熟悉政务、不随政府更迭的公务员系统就被认为是国家的实际运营者和掌控者,以诚实、可靠、效率高著称。此次日本财务省竟然为掩饰森友学园事件的内情而篡改公文,这让日本社会大吃一惊。

  共同社称,篡改公文是动摇国家根本的暴行,是对国民严重背信弃义的行为。足见问题的严重。

  主管财务省的副首相麻生太郎和涉案的安倍夫人安倍昭惠,都遭到了在野党的猛烈抨击。安倍的支持率下降到危险的水平:2018年3月26日日本《朝日新闻》公布的民调结果显示,48%受访者认为安倍及其内阁应该辞职,39%认为“没有必要”;安倍的个人支持率跌至32.6%,比一个月前下滑了11.7个百分点,不支持率升至54.9%;在谁应该负责任这一问题上,回答安倍有责任的人达68%。

  安倍能否安然度过此次危机,是一个巨大的问号,即便*终无法证明安倍直接下令篡改了文件,他的执政权威也已经不可避免地受损,能否如愿撑到2021年9月成了一个大问号。

  而在安倍支持者看来,这一局面完全是由安倍昭惠的轻率和轻信造成的,如果她当初没有招惹森友学园,安倍就能顺风顺水地执政下去,*终实现修宪的宏愿。安倍昭惠大概也是一肚子委屈:当初她视察森友旗下的幼儿园时,笼池泰典理事长问:“安倍首相是什么人?”

  昭惠感动得热泪盈眶,又担心孩子们在幼儿园毕业后去普通公立小学接受教育,“好不容易培养的幼苗会被动摇”,因此出手捐了款,也可能还出面对财务省进行了游说,这一切也是为了给丈夫多培养几个支持者。

  但无论动机如何,事情因安倍昭惠而起,民众认为她脑子不够用,只会闯祸;安倍支持者认为她已难堪大任,鼓励安倍和她切割;婆婆洋子对她下达了禁足令,据说已经放弃了她。她的日子明显不好过,几近四面楚歌。

  日本《周刊现代》更报道称,安倍昭惠已经被“软禁”在某高级酒店里,除了每天固定送餐的工作人员外,几乎断绝了与外界的接触。而曾几何时,衣着时尚、性格直爽的昭惠夫人,还被认为是安倍晋三不可或缺的贤内助。

  1962年6月,安倍昭惠出生在日本的一个巨富之家,其父松崎昭雄是日本*大糖果企业森永制果的社长和继承人,昭惠从小家境优越,随心所欲,从致力于培养名媛的圣心女子大学毕业后,进入日本*大的广告公司电通工作。

  1984 年,22岁的昭惠经人介绍认识了比自己大近8岁的安倍。彼时,安倍晋三只是父亲安倍晋太郎的政治秘书,言行举止没能入昭惠的法眼,不过安倍锲而不舍,两人谈了两年多恋爱,于1987年结婚。婚宴请了3000人,政商云集的超高规格震动了日本社会。

  当回忆起这场婚宴时,就连昭惠本人都说:“我嫁入了一个多么非凡的家庭啊!”

  婚后,昭惠曾在安倍老家山口县的一家电台做流行音乐节目主持人多年,直到1993 年安倍当选国会众议员之后,才成为全职太太。

  2006年9月,安倍晋三当选为日本首相,昭惠成了“**夫人”,此时她44 岁,丈夫安倍晋三52 岁,两人与以往“老爷爷老奶奶”形象的首相夫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昭惠更是日本有史以来*年轻的首相夫人,性格又很爽快,喜欢抛头露面。

  而在男尊女卑观念根深蒂固的日本,妇女一旦嫁人便只能藏在丈夫身后,日本历届首相夫人都极为低调,有些**夫人甚至连名字都不为国民所知,昭惠跟这些前辈截然不同。

  而在安倍之前担任首相的小泉纯一郎,很早就离婚了,一直单身,日本已经好几年没有**夫人了,人们对一个年轻时尚、有现代感的**夫人有强烈的渴望。

  日本媒体马上注意到了这一点,开始对昭惠进行铺天盖地的报道,风头盖过了首相丈夫。而昭惠也全力配合,不遗余力地去展示一个前卫的**夫人形象。

  2006年10月,昭惠陪同丈夫访问北京,专机在北京降落时,日本媒体惊讶地发现,首相夫妇是牵着手走下舷梯的,这不但打破了日本女人必须走在丈夫后面的传统禁忌,而且首相夫妇敢于在公众面前表达爱意,这还是日本历史上的**遭。

  为了和民众拉近距离,昭惠有一个屡试不爽的法宝,那就是不定期地向外界透露一些她与首相私人生活中的一些小“秘密”。

  例如,安倍在家自己熨裤子,还喜欢在泡澡的时候点燃一支香味蜡烛。某一年圣诞节,昭惠特意贴出了一张“安倍喝粥”的照片,解释说平安夜那天,安倍早上参加完内阁会议后,中午回家同她一起喝了粥。通过这种看起来很舒服温馨的场面,昭惠把丈夫不为人所知的平常一面展示在世人面前。而在古板严肃的日本政坛,此前很少有政治家这么做。

  对于自己不能生育的现实,安倍昭惠也并不像一般日本女人那样讳莫如深,反而在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,坦承不育给自己带来的巨大压力,“先前,我确实接受过生育治疗,但我认为我应该接受我的命运——我是一个成了首相的政治家的妻子,而且我们俩没有上天赐给的生儿育女的恩泽。”她表示曾考虑过领养一个孩子,并强调这种做法“在美国非常普遍”。“但我在精神上无法接受这一做法,也没有信心养孩子,所以它没有成为现实,我告诫自己,不生孩子,而用其他方式为社会做贡献一定是我的命运。”

  安倍昭惠的直率坦诚,不仅征服了日本民众的心,外国媒体也注意到了这位特别的日本**夫人,安倍出访所到之处,媒体对首相的政治活动寥寥几笔之后,就开始长篇累牍地介绍他的夫人。2006 年2月的美国《新闻周刊》就认为,安倍昭惠不仅是一名“贤内助”,同时还是安倍的“秘密武器”,她的人气至少使丈夫增加了20%的支持率。

  但政治自有其冰冷的逻辑,那个时候的安倍晋三是犹豫不决的公子哥,畏首畏尾,首相当了一年就在压力下以健康不佳为由辞职。昭惠的努力,挽救不了丈夫的兵败如山倒。

  2012年底安倍再次当选日本首相,开始奉行强硬的内政外交路线,其说一不二的做派让日本民众耳目一新。与此同时,日本人发现一直以坦率活泼著称的昭惠夫人,也变得和过去不太一样,在特立独行的路上越走越远,开始有点“二”了。

  例如,她曾公开表达过“解禁论”:“为了得到与日本自古以来的神明的精神联系,是不可或缺的。我认为‘恢复日本传统’就是‘恢复’”。

  不仅有言论,她还积极参与到保护产业用的活动中,也曾私下到种植田进行视察,并和合影,跟推行的某女士也走得很近。

  2013年12月,安倍晋三在国会强行通过《特定秘密保护法》,《东京新闻》在抵制这部“恶法”的行动中态度*为坚决,因此成为安倍和自民党的眼中钉。

  但安倍昭惠却欣然接受《东京新闻》的独家专访,就福岛核泄漏、安倍晋三积极倡导的核电设备出口、日本加盟TPP 等问题,对安倍内阁展开了激烈的批判。

  2015年,昭惠和朋友在酒吧畅饮,被曝出与男性摇滚歌手举止亲密的消息,瞬间引来各界非议。此事也惹得安倍很不满,但昭惠不见收敛,不久又在社交媒体上转发半裸男人的照片。

  安倍昭惠的这些举动,不仅日本民众越来越看不懂,她的婆婆洋子更是看不惯。岸洋子,日本前首相岸信介的女儿、前首相佐藤荣作的侄女、前外交大臣安倍晋太郎的太太、现任首相安倍晋三的母亲。

  1928年的一个夏日,日本商工部官僚岸信介在前往美国的客轮上收到了一封电报:女儿出生了,岸信介望着辽阔的太平洋激动不已:“就叫她洋子吧。”这位洋子夫人生性坚忍强势,一般男人看不上,22岁时嫁给了当时还是记者的安倍晋太郎,丈夫只当上了外交大臣、没能当上总理大臣成为她毕生的遗憾,丈夫去世后,“培养儿子成为日本首相”便成了洋子生活中的唯一目标。

  洋子在外形上酷似岸信介,用山口县安倍后援会干部的话说:“她那肉肉的双颊,咕噜咕噜转的眼睛,简直就跟生前的岸信介一模一样,像是岸信介在人世的分身。”

  这样一对婆媳,性格上本来就针尖对麦芒。洋子又对昭惠没能为显赫的安倍家族诞下继承人啧有烦言,加上昭惠开办居酒屋、和三教九流混在一起,洋子的不满更是溢于言表。而身为后辈的昭惠也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,直接将家庭矛盾公开化。

  在一次媒体采访中,昭惠就透露,“虽然婆媳同住一楼,但是自己和婆婆平均每个月能坐在一起吃饭的,只有那么一两次”,还说“我们家有四口人,安倍和我,还有一位老妇人和一条狗”,对婆婆的不屑溢于言表。

  安倍昭惠的这些所作所为,为她今日的众叛亲离埋下了伏笔。日本《周刊现代》2017 年4 月刊文分析安倍昭惠的言行,说她自我感觉太过良好,没有意识到作为**夫人,自己言行所带来的不良影响。

  还批评她讨厌学习,“大脑空空、没有社会经验、没有见识,但是却拥有了不可思议的权力”。

  文章称,森友学园问题耗费了国会的大量时间,影响了其他重要法案的审议,给国民增添了麻烦,因此安倍昭惠应该自律。

  显然,安倍昭惠是日本战后三十多位**夫人中一个非常特别的存在,她不同于大部分面目模糊的贤妻良母型**夫人,但也不是一个对政治特别感兴趣、可以和丈夫并肩战斗的女武士,例如三木武夫的夫人睦子和菅直人的夫人伸子。

  事实上,她更多是一个对政治没太大概念、喜欢事事随心所欲的人。这些特质,控制在一定程度内,恰好是目前这个社交媒体时代所欢呼的,这成就了昭惠在安倍**任期里的辉煌。然后如果控制不好度,往前多走一步,就免不了会踩雷。

  因为**夫人的言行,归根到底要服务于丈夫的政治利益,自由发挥的空间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大。

  到目前为止,尽管外头巨浪滔天,安倍还是一直护着老婆,算得上一个好丈夫。而从现实政治利益看,安倍夫妇离婚的可能性也不大,因为通过和夫人离婚来撇清自己,只会让安倍成为渣男,变得更不受欢迎。

  由于自民党刚刚在2017年10月赢得了未来4年的执政权,对于安倍来说,当务之急还是稳住党内,确保能连任自民党总裁。